8条“干货”速览香港国安法发布会

2020年07月01日12:07  来源:人民网-时政频道
 

7月1日上午,国新办举行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新闻发布会,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沈春耀和国务院港澳事务办公室分管日常工作的副主任张晓明介绍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人民网盘点了8条干货。

香港国安法是否会导致“移民潮”“撤资潮”?

张晓明:香港现在一些人想移民,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害怕“黑暴”,是因为看不到出路。一位立法会议员说,他的好朋友前不久在申办新加坡移民手续,本来已经办下来了。但当他听说国家正在为香港制定这样一部维护国家安全法律的时候,当着他的面把原来的那些表格撕掉了,很激动地说了一句“香港有救了”。

香港国安法是一种违反“一国两制”原则的举措么?

张晓明:香港国安法完全符合“一国两制”方针,它是把坚守“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完美结合的一部法律。它的立法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一国两制”,它的立法内容也没有超出“一国两制”的框架。这两天有的国家的政治人物公开说我们现在要在香港搞“一国一制”,如果我们要搞“一国一制”的话,这个事情就简单了,我们完全可以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国家安全法等这些全国性法律直接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何必费这么大周章为香港度身订做制定一部国安法呢?

香港国安法会使中国受到严重制裁么?

张晓明:有的国家现在声称要对中方一些官员采取严厉制裁的措施,这是强盗逻辑,我们现在做的是在制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这个关你什么事情,这完全是我们的内政。我又没有招你惹你,你凭什么对我动粗?!香港人喜欢说两句口头语“有冇(没有)搞错?”“关你咩(什么)事!”当然我们也不是吓大的。中国人看别人脸色,仰人鼻息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中央驻港国安公署在香港如何执法

张晓明:香港国安法第60条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及其人员执行职务的行为不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管辖。因为驻港国安公署行使的权力已经超出了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权的范畴,而且它执行职务的行为,查办的许多案件都涉及国家秘密,所以香港特别行政区当地的机构不能管辖,这是完全合情合理的。

按照现在国安法的这套设计和规定,将来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两支执法、司法队伍,各自形成包括立案侦查、审查起诉、审判和刑罚执行各个环节在内的一个完整的或者说完整“一条龙”、“全流程”的管辖。各管各的,这样既做到分工比较明确,管辖划分比较清晰,同时又能够相互互补,协作和支持,形成支持、协作、互补的关系,两个方面共同构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和机制体系。

国安法对勾结外国势力的具体定义是什么?

张晓明:主要是两类方式,一类是为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窃取、刺探、收买、非法提供涉及国家安全的国家秘密或者情报,这几种勾结,也是通常我们所讲的间谍罪的表现方式。再一类是请求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实施与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串谋实施,或者直接或者间接接受外国或者境外机构组织人员的指使、控制、资助或者其他方式的支援。

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是否意味着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

张晓明:无论是香港国安法第6条规定的宣誓效忠制度,还是基本法第104条规定的宣誓效忠的内容,这里面提到的“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都毫无疑包含了效忠国家的含义。香港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不可分离的一部分,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个享有高度自治权的地方行政区域,当然公职人员宣誓效忠的对象首先就应该是包含了国家主体,不能够把香港特别行政区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分割开来,把宣誓效忠理解为仅仅是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

香港反对派参选人是否会因为反对香港国安法而丧失参选资格?

张晓明:制定香港国安法绝对不是把香港的反对派阵营或者泛民主派阵营作为一个“假想敌”,制定这部法律就是要聚焦打击极少数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而不是整个反对派阵营。小平同志当年讲过,香港回归之后还是可以骂共产党,但是不能够把它变成行动,变成在民主的幌子下反对大陆的基地。这也就是说“一国”有底线,“两制”有边界。香港的反对派阵营也应该好好地做一番反思,并且做适当的调整。

美国的制裁会动摇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么?

张晓明:这两天美国国务卿蓬佩奥、美国商务部长已经宣布了几项所谓的制裁措施,中国政府也宣布了对涉港问题上表现恶劣的人员要实行签证限制。我们有句老话,“你做初一,我做十五”。只要美国方面出手,中国政府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必定要予以反制。有关的措施也会见步行步,陆续有来。

香港特别行政区的特殊经济地位,包括它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长期形成的,是经过香港几代人奋力拼搏、打拼造就的,也是得到国际社会的广泛认同,并且获得基本法保障的,不是哪个国家、哪一方予取予夺的。我们对保持香港的国际经济地位不那么担心,因为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香港的繁荣稳定,从根本上来说取决于两条,一个是香港自身的营商环境、金融体系方面的优势会不会削弱,再一个是祖国经济发展的势头和中央对香港的支持力度会不会持续。

(责编:于子青、王政淇)